一顆咖哩芝心魚蛋

© 魚蛋
Powered by LOFTER

随笔装逼小文

幸福的岔道口

向左

白幸福自早上上课以来作美人状托腮沉思得有小半个钟头了,老师同学们已然习惯了他这奇怪的做派,完全可以做到视而不见见而不管,不过今天这情况只有他知道个中原因。

——“因为小爷英俊的右脸现在还疼着呢!”

掌心不慎触及红肿面颊,白幸福倏地倒吸一口冷气,又怕旁人发现于是硬生生把那声痛呼吞了回去,默默地爆了句粗口,眼神又飘到窗外去。半晌,无聊地打了个呵气。又瞟了一眼同桌,见他正低头和函数大魔王搏斗,白学渣眼角一抽小声嘟哝“书呆子…”手中细长的铅笔在指尖打转,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最终铅笔在指间跌下,在白纸上折断了尖头,滚落到地上去了。再看白大少,早已伏在桌上酣睡。

向右

白幸福自认是个画画的,虽然他的“大作”只有吴美丽她家猫肯赏脸一看。当然,前提是那只名唤小可爱的肥猫没有在昂首阔步绕画一周之后在画纸上留下一滩猫尿的话。

白幸福不止一次在吴美丽面前背后不止一次或真心或假意地赞扬过小可爱那过猫的消化系统。但这些话多半都会换来她的一记白眼附赠一顿粉拳,然后我们机智的白同学就会以咏叹调唱:“美丽,你连翻白眼都翻得那么优雅!啊,你简直是我的女神!”而吴美丽就会摆出一副女王样高贵冷艳地离去。全然忘了刚刚白幸福是如何吹嘘她家那肥猫把半只臭袜子当鱼干啃了的光辉事迹。

吴美丽和白幸福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白幸福看吴美丽不顺眼是因为吴美丽家猫生吞了白大画家视如生命的画稿,吴美丽看白幸福不顺眼就要追溯到多年前,吴美丽一家刚搬到白家住的大杂院“那是一个阴气兮兮的早晨”白幸福捻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须,“嘿!现在想起那就是孽缘啊孽缘…”当时白小爷刚从被子里被亲娘提溜起来,起床气还没消呢就瞅见肥嘟嘟一捏一把肉的幼年吴美丽。这边厢白妈妈刚把吴美丽介绍给自己小子,尚在气头上的白小朋友就特不给面子地大声嚷嚷:“还吴美丽呢,叫吴胖墩得嘞!”此话一出,原本窝在吴妈妈旁边乖得跟小猫似得吴美丽小朋友一跃而起以猛虎下山之势扑向了我们弱质纤纤的睡美人白幸福,而白幸福也不是吃素的主,俩人立马跟叫春的小公猫似得缠斗成一团。

期间吴美丽为捍卫自己名字尊严对白幸福进行了怎样残暴的凌虐暂按下不表,单说白幸福直到现在还一听见吴美人“咯咯”活动指关节就怕,也可见当年一战给白幸福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多大创伤。

向左

书呆子同桌早已打败了函数大魔王,见白幸福这副德行默默叹了口气,本着同学友爱的美德推了推他白幸福想叫他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白幸福用长长刘海遮掩的右颊。

白幸福脸上伤处一阵钝痛,猛然从梦中惊醒,面前是同桌那张万年不变的呆脸。他呆滞片刻,随后像炸了毛的猫一般全身一悚,甩开同桌的手,抹了一把肿起的脸,当着全班同学和正讲课的班主任的面扬长而去。

漫无目的地走在空无一人的校园中,脑子里全是刚刚那个离奇而又真实的梦,他似乎认识那个胖妞。

白幸福一边努力回忆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根揉得不成样子的烟,这还是后桌小黑偷摸塞给他的,说什么“纯爷们的魅力”白幸福扯扯嘴角,掏出不知哪来的火机点上猛吸一口却被呛得半死“噗咳!咳…”这种鬼东西能增加个球的魅力!白幸福腹诽,但少年傲气又让他觉得被呛了就掐了烟有些丢脸。于是将烟拈在指节间,青烟抚过右颊上微微发着热的掌痕。

“美丽…吴美丽…”

白幸福独自在校园里晃荡了一天,一放学校门一开就溜了出去,回家把书包往桌上一丢,衣服胡乱一扒便将自己裹成一只春卷会周公去也。

向右

别看吴美丽剽悍可谓女汉子,其实每只女汉子都有一颗纤细易碎的玻璃心,其实没几个人知道,吴美丽想当模特,虽然听来玄幻,但这是真的。而作为几个有幸知道这秘密的人之一,白幸福不止一次用语言或行动把吴美丽的梦想轰杀成渣。的确,吴美丽长得确实不太赏心悦目,或许脸尚且过得去,但身材着实让人不敢恭维。不敢吴美丽依然想当模特,就像白幸福想当画家一样想。于是乎,大杂院里午夜时分总有一竹竿一胖墩俩身影准时出现。竹竿小子叼了个手电在画纸上涂涂抹抹,胖墩少女则抱了个呼啦圈儿可劲转。天井里两人还时不时拌两句嘴,平房破破烂烂的顶上肥猫露着白肚皮晒月亮。

要说这吴美丽身材圆润也不怪她,吴美丽是早产儿,婴儿时躺在保温箱里干瘪瘪猴儿似地蜷了俩月。自此,吴家二老就养成了吴美丽吃啥给啥的恶习,每日问候也是“美丽啊,想吃啥,爹妈给你做!”以至于吴美丽小小年纪便破了一百二十大关,“白白胖胖跟条蛆似得”——当然白幸福只敢私下这么说。

吴小姐年少不知胖滋味,在家了长到十四五搁古代都能出栏啊呸,出阁的年纪。自小胡吃海塞野惯了的吴千斤突然少女怀春迷上了风花月雪,继而发了要当模特的愿。自此大杂院午夜场又多了吴美丽的“倾情献演”。

这二人又为何大半夜地起来画画减肥找罪受呢?原因无他,只是这二人父母都看不上他们那不切实际的劳什子梦想。老白家世代从医,白母当年送白幸福去学画也只是为了给将来学解剖学打打基础,兼并着希望能治好他的多动症,能在小板凳上多熬几分钟。白家老妈认为,画画这种奇技淫巧,玩玩也就算了,可不能当成终身事业,将来他定是要学医的,而吴家理由也和白家大抵相同,不过主要是舍不得吴美丽减去那一身膘。不过这些天吴美丽天天“开夜车”也无甚收获,看来吴家二老还是多虑了。

向左

白幸福是被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吵醒的,那是他脸上掌痕的始作俑者回来了,高跟鞋的声音由远而近越发清晰,白幸福眯缝着眼瞅见白老娘走进了房间,看见白幸福牌春卷似乎叹了口气,把团在床位的衣服一件件摊平叠好,又调暗了台灯,轻轻出去了。随后听见了厨房传来了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熟悉的饭菜香味飘了过来,白幸福莫名觉得鼻子有点酸,他抽了一下鼻子,捂住了自己正咕咕叫的胃。

然而最后白幸福还是出去吃饭了,餐桌上二人一句话也没说,只有电视上的谐星正夸张地假笑,直到这气氛奇特的晚饭快结束时,白幸福想起做了两次的那个梦出声打破了尴尬:

“妈,以前在大杂院的时候,是不是有个叫吴美丽的女孩。”

“啊,对…当年是有这样一个孩子,当年还和你打过一架呢…后来听说搬家了就…”

白老妈打开话匣子就刹不住了,待停下了时却又有些无措,生怕青春期的儿子又嫌弃自己啰嗦。

白幸福这时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一年的堕落让他忘了太多。

“妈,我们好像很多年没有这么说过话了。”

“啊…恩”

“妈,我明年想报考美术特色班。”

“…你要报就报吧,只要…不像现在这样当小混混就行了。”

“恩,我会努力的。

“那天早上…你不怪妈吧。”

“不,我已经…想明白了。”

白母笑了,,起身收拾碗筷,记忆中一直婀娜纤细的身影不知何时已变得臃肿。,白幸福蓦然发现,她已经老了。

向右

那怕大考将近,白吴二人的午夜作战也未曾停歇,白幸福衣箱里反复涂抹的画纸越积越多,吴美丽的呼啦圈也在一次次的旋转中磨损了。白幸福背着母亲报考了某美院附中,谎称要去乡下祖父母家住,独自背着大画袋去了远郊的学校考试。看着周围来往的考生家长和他们拥着的志得意满的少年,白幸福感到有点孤独,虽然他短短十年的人生还不足以让他理解这个词。

吴美丽瞒着所有人悄悄参加了某服装职校的面试,录取后才让爹妈知道。当晚,一向宠吴美丽到无法无天的吴家二老抽的吴美丽愣是下不来床。

向左

这天白幸福破天荒认真听课,没趴在桌上犯迷糊,也没撑着下巴神游,班主任有些惊诧,时不时对他报以关切的目光,以为这熊孩子是受了什么刺激。

白学渣撇撇嘴,握着笔在草稿纸上涂画,努力解着枯燥的数学。自从上次考美术学校被母亲阻止以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过了。不过,这题目似乎不是那么难嘛。

分班测试时,白学渣出人意料地挤进了班里前十,却无视了物理老师殷切的目光报了美术特长班。放假时,白幸福拉着白老娘去逛本地著名的美术院校,揽着比自己矮一头的母亲站在来往的人里,白幸福突然感觉,自己是幸福的。“就像一头胀满乳汁的奶牛”

向右

白幸福拎了个破果篮去看吴美丽,他问吴美丽:“吴大小姐,你这又是抽哪门子风哟?你这成绩考A中不成问题,去什么职校哟!你爹妈也是为了你好…”吴美丽闻言挣扎着要爬起,最终面目狰狞地跌回床上“我这不是有自知之明嘛,我这体型,一看就没做模特潜质…要我上A中,他们肯定让我当老师当医生,多没劲啊,连根模特毛也摸不着…哎哟哟!白幸福你丫也不扶我一把!”白幸福笑开了,伸手拽吴美丽,弯腰时裤兜里捏得起皱的附中录取通知书在初生的朝阳中熠熠发着光。

因为地球是圆的

白幸福终于考上了他梦寐的那所美术院校,报到那天,八月的太阳晃花了他的眼,远处一个身段窈窕的女孩向他跑来。

女孩向他伸出细白的手“你好,我叫吴美丽,服装设计系大一新生。”说完绽开一抹笑,带点狡黠地眨了眨眼。

白幸福看着女孩亮亮的眸子,也忍不住笑了。

 

 

 

写在后面的话

在放弃美术道路转而成为普通高中的一位普通理科生后,我常常幻想“如果当初再努力一点,考上了会怎样”或者“如果我当初分班是填了美术特色班又会怎样”。

然而,我并没有文中白幸福的果断和热血,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怀揣着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的普通人。我注定只能在路过自己向往的美术院校时强忍住内心翻涌的酸涩,走过。

所以我写了这篇小说,只是希望能让我塑造的角色替我完成我的梦想。

白幸福大概就是我心里的那一点小狂野小热血的放大,而吴美丽就是我所崇拜的,那种可以为梦想疯狂的人。

标题“幸福的岔道口”包含了主角名字和“岔道口”这个线索,“向左”和“向右”的小标题暗指我们人生路上遇到岔道口时走的不同路线,两条岔路就是两条不同的世界线。“向左”中由于吴美丽的搬家,没有朋友鼓励的白幸福没有考上美术附中,但是由于母亲的亲情支持他又重新振作,最后也获得和“向右”中一样圆满的结局。正如最后一个小标题所说“因为地球是圆的”,我相信,无论怎样,只要努力向目标前进,那怕绕地球一圈,也一定能到达happy ending。【虽然听起来很傻

在此,对当年一直期待我考上某附中的某位美术老师道歉,对不起,辜负了您的期望。但是请相信,我一定会永远记得这个梦想,直到将它以某种方式实现。 


评论 ( 1 )
热度 ( 5 )